人民币近七个交易日贬值超1000点!引起外资悄悄买回债券


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的影响正在继续显现。


8月24日隔夜衡量美元对六种主要货币的美元指数盘中突破109关口,刷新20年新高,但在不佳的PMI数据出炉后有所回落,现徘徊在108附近,也给了其他非美货币一个喘息的机会。


8月2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8月Markit制造业、服务业、综合PMI续刷两年多新低。其中,服务业、综合PMI连续第二个月陷入收缩区间,经济出现了较为明显的放缓信号。美联储将如何平衡经济放缓与治理通胀成为本周五召开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的市场焦点。



美元指数突破20年新高之际,非美货币汇率全线走低,欧元兑美元汇率连续两日跌破平价,韩元跌至13年新低,日元跌至20年新低后仍在继续滑落。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和也双双走贬,一度逼近6.9关口。


事实上,自8月15日央行将MLF和逆回购操作的中标利率下调10个基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快速走贬,22日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跟随下调后,人民币进一步贬值。截至8月24日下午,离岸人民币汇率七个交易日贬值超过1200点,在岸人民币汇率一度贬值超过1000点。



广告8月24日上线送6亿切割,全图高爆,零氪金,散人也能爆神装!×


人民币的适度贬值在市场的预期之内。历史经验来看,2014年后国内共经历了三轮降息周期,分别是2014年11月24日到2015年10月26日、2019年8月20日到2020年4月20日以及2021年12月20日至今。人民币汇率在此期间表现为震荡承压。


“在国内经济动能不强、信贷疲弱环境下,人民币小幅贬值有利于出口支撑,也是平衡国内外价格、释放跨境金融压力的有效措施。向后看,我们认为在2022年末之前,人民币汇率将继续小幅贬值并双向波动,预计落入6.7至7.0区间。”国泰君安大类资产配置研究团队认为人民币贬值压力仍然可控。


美联储急于表明抗通胀的决心


美联储的鹰派态度是强势美元的重要支撑。在去年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鲍威尔断言,美国通胀“很可能是暂时的”。一年过去,美国通胀水平仍接近40年来的最高,而鲍威尔也在正式连任美联储主席的时候罕见地公开承认美联储此前的加息行动略显迟缓,若更早采取行动可能会更好。经历了此番“打脸”之后,美联储急于表明其抗击通胀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哪怕代价是一定的经济增长。


“低于趋势的增长是当前政策设置的一个特征,而不是政策带来的结果;虽然数据的不确定性使过度紧缩成为风险,但如果市场无法接受美联储适当紧缩的决心,高通胀变得根深蒂固的可能性则将是一个更为危险的‘重大风险’。”美联储7月议息会议纪要认为,让市场相信美联储抗击通胀的决心本身就是治理通胀的重要手段。


从美联储官员近期在公开场合的表态来看,即使部分经济数据走软,也不会放缓加息,除非看到通胀明显放缓的证据。值得注意的是,美国7月CPI出现了降温迹象。8月10日,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美国7月CPI同比上涨8.5[%],好于市场预期的8.7[%],较前值的9.1[%]大幅回落60个基点。


但是仍然高于8[%]的通胀显然不能让美联储满意。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的最新发言显示,只有当我们看到通胀接近2[%]的有力证据时,我们才能放缓加息。在通胀率达到8[%]或更高的情况下,我们不想让通胀预期失控。


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表示,美联储应当在今年年底前将利率提高到3[%]以上以抗击通胀。9月具体加息幅度要取决于进一步的经济数据,加息幅度可能是50BP或75BP。


堪萨斯联储主席乔治认为,美国通胀可能正在趋于缓和,但现在就宣布抗击通胀取得胜利言之过早,继续加息的理由仍然很充分。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认为,当前经济数据仍然较好,但通胀的水平仍然很高,应当迅速提高政策利率,直到对通胀造成重大下行压力。布拉德表示,他倾向于在下个月的议息会议上再次加息75BP。


美国白宫预计2022年美国实际GDP增长1.4[%];2023年为1.8[%];2024年为2.0[%];预计2022年美国CPI为6.6[%];2023年为2.8[%];2024年为2.3[%]。


外资重返人民币债券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经历了4个月的减仓离场,7月海外资本开始悄悄重返境内人民币债券市场,令海外资本很难再炒作资本流出而沽空人民币套利。


近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境外机构投资者净买入人民币债券66亿元。


在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看来,这表明随着中国经济重回稳健增长轨迹,海外资本配置人民币债券的信心正迅速恢复。尤其在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大与金融市场剧烈波动性骤增的情况下,人民币债券的避险属性再度受到海外资本青睐。


“更重要的是,如今越来越多海外资本已经适应中美利差倒挂与人民币汇率回调的新投资环境,并找到相应的风险对冲策略。”一位欧洲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向记者透露。


他表示,随着越来越多海外资本陆续重返境内人民币债券市场,海外投机资本炒作资本流出而沽空人民币套利的算盘也将随之落空。


“如今的环境与4-5月大不相同,当时投机资本可以炒作中美利差倒挂(资本流出压力加大)与疫情导致外贸景气度下降。如今众多海外资管机构均认为中国外贸景气度回升与海外资本重返境内人民币债券市场,正令人民币汇率更具韧性,如法炮制沽空人民币的失败风险极高。”他说。


记者获悉,目前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的人民币汇率投资模型已开始削弱资本流出因子的权重,因为他们认为这个因子对人民币汇率估值调低的影响力日益减弱。


王春英指出,中国债券既有分散化投资价值,也有实际资金配置需求,更有基本面支撑。外资在中国债券市场中占比在3[%]左右,令中国债券市场吸收外资仍有较大提升空间。长期而言,外资仍会稳步增持人民币债券。


“事实上,随着海外资本陆续重返境内人民币债券,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将在某个均衡汇率区间双向平稳波动,至于这个均衡汇率区间是在6.8-6.9,还是在6.7-6.8,主要取决于美元指数还会涨多高涨多久。”前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


关注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


种种信号显示市场正在押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周五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会表现得非常鹰派,其态度对美元的后续走势至关重要。


当地时间8月25日至27日,一年一度的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会将于美国怀俄明州召开。届时各国央行将交流对经济形势和货币政策看法,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发言将是重头戏。自金融危机以来,这一会议已经被外界视作各国央行传递货币政策信号的重要舞台,也被称为货币政策“晴雨表”。


今年会议的主题为“重新评估经济与政策约束”,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在美国东部时间26日(周五)上午10点在会议上就经济前景发表讲话。市场预计鲍威尔有可能对美国经济进行重估,并重设金融市场对利率的预期,就如何平衡抗击通胀与经济放缓之间的矛盾给出更多线索。


摩根士丹利研报指出,在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的背景下,欧元区经济增长前景继续走软,欧元兑美元前景仍然疲弱。本周即将召开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可能是利好美元的重要因素,因为它给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个继续强调美联储抗击通胀承诺的机会。


摩根大通外汇分析师Antonin Delair和Meera Chanda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尽管美元目前估值不低,但根据量化模型,随着增长前景恶化,美元还将进一步走强。


高盛表示,预计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在杰克逊霍尔年会上继续保持鹰派,但会重申放缓紧缩步伐的理由。鲍威尔料继续强调美联储仍致力于降低通胀,以及未来政策决定将取决于即将出炉的数据。高盛还预计,美联储将在9月加息50个基点,并在11月和12月各加息25个基点,不会像前两次会议加息75个基点那样激进。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的FedWatch(“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截至美国中部时间23日08:28,美联储在9月政策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为45.0[%],加息75个基点的概率为55.0[%],加息100个基点的概率为0[%]。

特别声明: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re is a risk the market investment need to be careful,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内容
评论列表 0

暂无评论